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乌毡帽 > 内容详情

[东方夜谭] 情人梅

时间:2021-10-06来源:宠物乐园网 -[收藏本文]

  神奇的六瓣梅花,能让你随时随地与心爱的人相聚……雪梅的丈夫叫韩青,是个森林武警。两人结婚刚三天,韩青就回到了部队,驻扎在一个单人防火观察哨里。

  以前,两人靠书信来往,可这回,雪梅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收到韩青的信了,那里也不通电话,雪梅不由得暗暗着急。这天傍晚,雪梅正在院子里的梅树下祈祷,希望丈夫平安,突然听见有人敲门,开门一看,门外站着一个老婆婆。雪梅一愣,微笑着问:“老婆婆,您找哪位?”

  老婆婆递过一封信,笑着说:“姑娘,我是来给你送信的。”

  雪梅疑惑地接过信一看,竟然是韩青的笔迹,她欣喜不已地拆开信封,发现韩青在信中写道,大雪封山,信寄不出去了。雪梅不由得发起愁来,老婆婆见状,问道:“姑娘,你是不是特别想念你丈夫?想见到他?”雪梅点点头。

  老婆婆神秘地一笑,说:“姑娘,你家院子里的梅树就是个宝贝,叫情人梅,你不知道吗?”

  雪梅摇摇头,惊讶地瞪大了眼:“情人梅?”

  老婆婆点点头,说:“这可不是一棵普通的梅树,而是一株花朵有六个花瓣的情人梅。相传在汉代,一对青年人刚成婚不久,丈夫就出使西域,结果被扣押十年,妻子日夜思念丈夫,郁郁而终,死后坟上竟然长出了一株六瓣梅花。十年后,丈夫回到家乡,得知妻子去世的消息悲痛欲绝,当他看到妻子坟上的梅花时,顿时愣住了。原来在出使的后半段,他每天晚上都能梦到妻子站在床前,冲着他笑,头上戴的就是这六个花瓣的梅花!屈指一算,自己开始癫痫一般多长时间发病天天梦到妻子的时间,和妻子去世的时间一模一样。从那以后,人们就把这种梅花叫做情人梅。”

  雪梅听了,摇着头笑了笑,心想:院子里的这棵梅树的确是棵老树,听韩青说是祖辈种下的,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它是什么情人梅。

  老婆婆笑眯眯地继续说道:“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,午夜时分,你只要摘下一朵情人梅戴在头上,无论多远,你的魂魄都可以飞到心爱的人身边去,在黎明到来之前,再戴上一朵梅花,魂魄就可以回到原来的躯体中,就像做了一个梦。”

  雪梅正听得入神,老婆婆却已转身走出了门外,只听她的声音仍在回荡:“姑娘,记住,使用情人梅必须在午夜到凌晨之间,天一亮,魂魄就回不来了。”

  老婆婆消失了,雪梅的心却平静不下来了。不知不觉,墙上的挂钟敲了十二下,雪梅一个激灵从床上爬了起来,走到院中。她看着梅树上怒放的梅花,想着老婆婆的话,心怦怦直跳:老婆婆说的会是真的吗?

  她犹豫着摘了两朵梅花,试着把一朵戴在了自己头上。顿时,她感觉意识模糊了,自己的身体飘了起来,飘出了屋子,直向西北方向飘去。

  雪梅正疑惑着,她已经飘落在群山中间的一个哨所里了。雪梅来到卧室,看到床上熟睡的,正是她朝思暮想的韩青!只见他甜甜地睡着,脸颊边放着雪梅的照片。雪梅坐在韩青的床边,静静地看着他酣睡的样子。

  接近黎明的时候,雪梅赶紧把另一朵梅花戴在自己的头上。很快,她就回到了家里。刚才的一切,似乎只是一个梦,只有那两朵颠疯有什么症状?已经枯萎的梅花,告诉她,昨天她的确见到了韩青。

  在以后的日子里,雪梅几乎每天晚上都到韩青那里去,虽然每次只能静静地看着韩青,但她依然感到很满足。枯萎的梅花越来越多,她把它们装进一个精致的首饰盒里,她想等韩青回家的时候,告诉他:这里面装的全是对他的思念啊。

  转眼就要过年了,一个午夜,雪梅又一次把梅花戴在了头上。当她飘落在哨所时,外面刮着狂风,韩青正在酣睡。突然,雪梅隐约听到了玻璃破碎的声音,她一看,原来是一块窗玻璃被风刮裂了,刺骨的寒风顺着裂口直灌进来,屋子里一下冷到了极点。

  雪梅想喊醒韩青,可她的声音韩青根本就听不见。她想找一些东西来挡住窗户,却发现自己什么也拿不动。风继续往里灌,如果再不想办法,熟睡中的韩青就有可能被冻僵。雪梅顾不得多想,快步走到窗前,把自己的身子紧紧地贴在了窗户上。风越刮越大,雪落在身上,融化成水,又凝结成冰,渐渐的,雪梅感觉自己被冻僵了,而黎明也即将到来了……

  很快,天亮了,风也停了,韩青突然被噩梦惊醒了。最近一段时间,他总是梦到雪梅坐在床前,和自己说悄悄话,可昨晚他却做了一个噩梦:原本雪梅正笑吟吟地看着他,突然,一阵狂风把雪梅卷了起来,雪梅拼命呼喊,向韩青使劲地招手,韩青也把手伸了出去,可他却怎么也追不上,眼睁睁地看着雪梅的身影越来越远,声音越来越微弱。

  就在这时,韩青突然看见雪梅的身后出现了一个老婆婆,她双手猛地一推,雪梅从狂风中坠落下去,不见了,老婆婆的身影也随儿童癫痫病医院着狂风消失了。韩青着急地到处找雪梅,哪里找得到?正在这时,梦却醒了。

  韩青从床上爬起来,突然发现窗前竟然立着一座人形的冰雕,冰雕的后背紧紧顶住了一扇已经破碎的窗户。

  韩青纳闷了,这座冰雕是哪里来的?为什么她的样子有些熟悉呢?突然,他发现冰雕的头上,戴着一朵已经有些枯萎的梅花,而冰雕的一只手上,居然还有一朵结着冰碴、鲜红的梅花。

  韩青把两朵梅花摘下来,仔细端详了一会儿,猛然想起这分明是自家院子里的六瓣梅花啊!他再看看那座冰雕,突然发觉那就是按雪梅的样子刻成的。韩青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儿,又想起了昨晚那场梦,这冰雕的出现,莫非暗示雪梅遇到了不测?

  韩青把两朵梅花放在桌上,然后把窗玻璃换好,屋子里的气温升高了,冰雕渐渐开始融化,韩青心中一凛:千万不能让心中的雪梅化成一汪清水。他找来一条新棉被,把那具冰雕紧紧包裹起来,放进了哨所用来存放食品的冰窖里,然后爬上哨所的望塔,冲着东南方大声喊道:“雪梅,你怎么样了?你告诉我……”

  漫长的冬天终于过去了,当春花烂漫的时候,韩青回到了雪梅的身边。他紧紧拉住雪梅的手,从上到下仔仔细细打量了雪梅一遍,这才放心地抱起雪梅,在屋子里转了几个圈,高兴地说:“雪梅,你知道吗?去年冬天,我常常梦见你,可一天晚上我却梦到你被狂风卷走了,结果第二天早上,我发现哨所的玻璃窗被风吹坏了,吹进屋子的雪化了,又慢慢冻上,最后竟然被冻成了一个冰雕,把窗户堵住了,那冰雕的样子和你一模一样辽宁正规癫痫病医院,而且冰雕身上还戴着咱家院里的两朵梅花,你说奇不奇怪?”说完,韩青把已经风干的两朵梅花拿了出来,递给了雪梅。

  “一点儿也不奇怪。”雪梅把遇到老婆婆的事说了一遍,然后告诉韩青,“那天我真的去堵窗户了,而且就被冻僵在那里,天亮时,我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回来了,可我不后悔,为了你,我愿意!”

  “那现在的你是……”韩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雪梅说:“那天,就在我几乎绝望的时候,那个老婆婆又出现在我身后,我记得她只说了句‘回去吧,就凭你把丈夫看得比命还重,你们的小日子还长着呢’,然后推了我一把,我就回来了。”

  韩青问:“那……那棵梅树呢?”

  雪梅指了指院子:“自打那次我被老婆婆推回来以后,它就突然枯萎了,我请了园艺专家来给它看病,可还是没有救过来,园艺专家说它病得很奇怪,今年是暖冬,明明气温不低,而且梅花本来就不怕寒冷,可看症状,它是被冻死的。”

  韩青和雪梅来到院子里,那棵梅树果然已经枯死了。两个人面对着枯树,谁也说不出话来,只是将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。

  回到哨所,韩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到冰窖,找到了自己用棉被包裹的那具冰雕。他轻轻地打开棉被,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——棉被里,裹着的是一枝干瘪的梅花枝条,整个枝条都光秃秃的,只有在枝头的地方,顶着一朵已经枯萎的梅花,而在枝条的旁边,还有一朵怒放的红梅,红得是那样耀眼……(故事会在线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