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溜腰花 > 内容详情

实录|小.三儿的老公宠爱我_经典文章

时间:2020-10-16来源:宠物乐园网 -[收藏本文]

  1

  欧阳云涛的手机叮咚响着微信提示音,他刚好上厕所,手机丢在沙发上还没关上,我鬼使神差地点开他的微信,两条消息针一样刺入我的眼睛:

  “坏人,我的蕾丝内裤被你昨晚咬烂了!”

  “昨晚没吃饱,还要你接着喂哦。”

  我仿佛生吞了整只活蟑螂般难受。

  欧阳云涛边整理裤链边走过来,嘴里说着:“老婆,我要睡得急急的了,前两天公司加班累惨了!”抬头一眼看见我手里拿着他的手机,脸上露出怯怯的样子,强作从容:“几点了?我想睡了。”

  “睡?行啦,嘴里咬一条黑色蕾丝内裤睡吧,要是原味的会更好!”

  欧阳云涛知道丑事败露,脸上表现出一贯的无赖样子出来,嘿嘿两声道:“老婆,我也就是逢场作戏罢了,你别在意呀。”

  逢场作戏?我勃然大怒,将他的手机在地板上摔成八瓣,哭叫着:欧阳云涛,你真是个白眼狼,有我还不够,老娘为你吃苦还少吗?

  他看着地上碎得五马分尸的手机,收起嬉皮笑脸,脸孔阴得能滴出水来,一脸青霜,沉着声音低吼着:“任芬,你知道我为什么花了心吗?你这些年逼我逼得太紧了,让我喘不过气来!跟别的女人在一起,我轻松自在,没有任何思想负担!让你给我定的什么屁目标屁规划见鬼云吧!我是个小男人,是个没出息的家伙,天天喝点小酒,打点小牌,吹点小牛,就是我喜欢享受的生活。你给不到的,别人能给到我!”

  说罢,他摔门而出,头也没回。

  这个没良心的东西!说出这番话来,不但我敢抽他,就连他爸爸妈妈都敢抽他!

  高中一年级起,欧阳云涛就有意无意地追求我,同班三年时间,他给我写了几十封情书,我一直没接受,但也不直接拒绝他,一直要他将成绩赶到什么目标才给机会他,吊胃口吊了三年,他从学渣生一路进步,终于也考上了本科院校。

  大二时,我和他走到一起了,那时候他对我确实好得不得了,恨不得割了身上肉烧烤了洒上孜然粉来喂我。整个大学,我眼里没有放得下任何男生,只有欧阳云涛,知根知底,青梅竹马,当然也是我向往的爱情桥段。

  大学毕业后,欧阳云涛的专业比较冷门,不好找工作,家里蹲了足足一年,每天沉迷在网络游戏里,他父母都一度对他灰心了。而我的工作很顺利,哪个医院治癫痫我一点也没有嫌弃他,将工资一分为二,两个人共用。而且,我鼓励他重新规划,到职业学校学习软件编程,学费生活费全部是我承担的,我是连一支润肤膏都舍不得买,蛤蜊油应付了。正是听了我的话,他凭着软件编程的专业找到了工作,而且成了公司这一方面的高手。

  不是我,你说不定现在还是游手好闲的无业烂青年!没有规划哪有动力没有动力哪有进步?现在,欧阳云涛反过来埋怨我逼了他,简直反眼贼!白眼狼!睁眼瞎!

  我们结婚几年以来,一直恩恩爱爱,虽然物质生活不算太富有,但买了房,买了车,只是还没有要宝宝。如今,共苦的日子过去了,老公却说爱上了别人?这真是狗血无情的人生!

  我也不是吃素的,别的女人要插足我们的婚姻,我绝对不善罢干休!

  2

  我拿着欧阳云涛的手机卡查询,知道他那情人叫莫木子,是他们公司的财务经理。我摆出兴师问罪的样子,拨通了她的电话:莫木子吗,我是欧阳云涛的老婆,想跟你谈谈我老公的事情!

  让我始料未及猝不及防的是,这女人无比淡定自如,她用脑腔模拟主播发声:你好,想必你就是任芬吧?谈谈也好,我也正有此意,索性到我家里来谈吧。

  嚣张!

  我根据莫木子提供的地址,找到了她那在高档住宅区的小别墅,进了她家门,我感受到两个意外:第一个意外是莫木子长得并不漂亮,甚至有点丑陋,前面两颗尖利的牙齿,仿佛鬼片里的女的,只是油黑的头发皮在肩头,身材也很苗条,穿着丝质的裙子,有点风情。第二个意外是她的家布置得相当相当有品位,装修风格淡雅而得体,软饰奢华而不张扬,房间里的绿色植物摆放恰到好处。处处显示主人不凡的眼界。

 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,我其实早就了解到了,莫木子也结婚了四年,她老公叫赵长风,是一家大型传媒公司的设计总监,真正的城市金领,不但才华横溢,而且收入丰厚,住的是别墅,开的是宝马轿车。不像我们家欧阳云涛,一台别克凯越还是月供的。搁着好日子不珍惜还出轨,我为莫木子惋惜,也为她老公赵长风觉得不平。房间的配饰,自然都是赵长风的手笔了。

  莫木子看出我眼睛中对她房间的欣赏,主动地笑道:“任小姐,想不到吧,我其实生活很幸福,我也不会为欧阳云涛放弃我现在的生活,你放心!至于他想放弃什么,我管不着。”

  她强大的气场让我有点心虚,但转念一想,我是正室,她是小三,哪能反客青少年癫痫病有哪些治疗方法为主的道理?于是我冷笑着,对莫木子道:“你难道不觉得可耻吧?我和欧阳云涛十多年的感情,可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,你横插一杠子,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

  莫木子傲慢地扬着头,摆出一副老师的作派,对我说:“你呀,真不懂男人,男人就是风筝,你只要把那根细细的线抓住就行了,别收得太紧,他反而飞不高,管得越多,男人越反感,所以,如果你爱他,就让他做自己喜欢做的事!”

  一钵毒鸡汤淋漓而下。

  我嘲弄地望着她:“也包括让他跟你做露水夫妻?让他咬你的内裤吗?”

  莫木子脸色一沉,仿佛被黄蜂蜇了一下,肌肉抽搐,她知道我对她了解了很多。但她片刻就仍然淡定起来,摇头而笑。

  我警告她:这是第一次,也希望是最后一次我们会面,我不希望你再以任何方式找我老公欧阳云涛联系,请记住!

  莫木子脸上显出满不在乎的神情,说:“那是我的事,你只管做好你自己就是。”

  回到家,欧阳云涛坐在沙发上,见了我,居然暴跳如雷地吼着:“任芬,你疯了,谁叫你找上人家门的?你简直是个泼妇!”

  面对他的厚颜无耻,我气不打一处来,说:“到底谁疯了?我要打电话叫你爸爸妈妈来评评理!”

  他开始拿皮箱整理自己的衣物,说:“你冷静一下,我告诉你,我爱上了莫木子,跟当年爱上你的感觉是一样的,你接受就接受,不接受,那是你的事,我只管做好我自己。”

  那口气,明显跟小三莫木子如出一辙了。

  我气得吐一口血,叫道:欧阳王八蛋,我要跟你离婚。

  他边往外走边说:随便,你写好离婚协议,我随时签字就是。

  3

  想到我自认为坚不可摧的爱情,居然被一个长相丑陋的女人搞得支离破碎摇摇欲坠,我不甘心。

  我必须找到一个同盟军共同战斗,这个同盟军,就是莫木子的老公赵长风。虽然莫木子那天挑衅地告诉我说,她老公从来不管她的感情,他们是一对非常民主思想自由的夫妻。我绝对不相信,天下竟然有能戴绿帽子的丈夫,对妻子婚外情也不闻不问。

  我直接找到赵长风的公司,在他办公室里见了他。果然他长得跟我想象中的差不多,有型有款,文质彬彬,戴着金丝眼镜,皮肤白净,但脸孔却也阳刚。我自我介绍着说:我是欧阳云涛的妻子。他一脸茫然,摸着额头回忆合肥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这名字,然后摇头。看来,他对莫木子出轨的事一无所知,莫木子说她老公不管她纯粹是撒谎。

  我开门见山地对他说:“赵先生,我想跟您谈谈我丈夫和您妻子的事情。”我将他们出轨的事情原原本本跟赵长风说了,他蹙着眉心,痛苦地揉着太阳穴,静静地听我说,一句嘴也不插,好几次,我看到他嘴唇颤抖着。我仿佛对这个男人同情起来,莫木子游戏感情,对他丈夫的打击显而易见也很大。

  赵长风听我讲完,长舒一口气,摇摇头,苦笑一声,对我道:“任小姐,你说的话我要经过核实一下,我完全理解你的心情,也希望你能冷静处理,不要太极端。”停了停,他又说:“如果你是希望你丈夫回到你身边,我会全力配合你的。”

  他的大度,隐忍,让我开始那种兴师问罪的火气顿时消弥了。我对他生出好感来,对他说:“真想不到,莫木子竟然会不珍惜你,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

  赵长风笑笑,送我出门,轻言细语地说:“生活有时候并不按我们的思路走,所以,我们都要冷静对待,是吧?”

  莫木子何德何能,找了个这么温润如玉的男人!

  4

  这之后,我和赵长风相互加了微信,交流着婚姻里这些乱七八糟的窝心事。他告诉我,通过这些天的调查,莫木子确实有了婚外情,他在想一个万全的办法处理。有时候,他反过来安慰我,希望我不要太生气。“任何事情,都会有它应得的结局。”

  忽然有一天,我接到了莫木子的电话,她气急败坏地咆哮着:“任芬,你如果还有自知之明的话,就不要再跟我老公联系了,难道他还会看上你不成?别做梦了!”

  我哈哈一笑,学着她的口气以牙还牙:“那是我的事,你只管做好你自己。”

  刚挂完电话,我就收到了赵长风的微信,他说,他已经跟莫木子敞开来谈了,希望她注意同事之间的关系,不要太过火。莫木子不承认跟欧阳云涛有暧昧关系,只是比较要好的普通同事而已。“我会慢慢解决这事,不能操之过急,相信我,任芬。”他安慰着我,仿佛怕我受伤一样。

  我心里特别温暖,对这个男人生出一种说不清的情愫来。我毫不掩饰地告诉他:我很欣赏你这种男人!

  赵长风一定能听懂我这句话的含义,但他礼貌地回了我:谢谢,我不想折腾生活,希望你也一样。

  他明显有意拉开我们的距离,他越冷静,越是让我觉得这种男人洁身自好,我对他更加仰烟台羊羔疯要治疗多久视。但也隐约有一点失望,惆怅。唉,莫木子,她有什么好,能拥有这么好的男人,还在外面偷吃,真是暴殄天物! 

  5

  今年的情人节,欧阳云涛在深圳出差,我一个人孤独地躺在床上,想起每一年的情人节,虽然结婚了,他都会买上一束火红的玫瑰放在床头,会发一个520的红包给我,而现在,他居然连信息都没一条了。男人一旦变心,就像一堵倒向另一边的墙,怎么都扶不住的。

  我的婚姻,已经只剩下行尸走肉的躯壳,死亡只是时间问题。

  手机响起,是欧阳云涛打来的,难道,这家伙居然还记得我?也许是因为内疚良心发现吧?迟疑片刻,我还是按下了接听,手机里传出来的,居然是莫木子的声音!

  “任芬,你知道吗,我在深圳陪欧阳过情人节,哈哈!“她刺耳的声音传过来。

  我发现自己一点也不心痛了,我冷笑着:“莫木子,辛苦你啦,这种渣男,我不要了,你要你收下吧,不谢!”说完我啪地挂上电话,然后直接打给赵长风,告诉他莫木子跟欧阳云涛在深圳过情人节,刚才还打电话给我炫耀来着。

  赵长风说他打个电话证实一下先。

  片刻,赵长风的微信语音过来了,他说,他证实了,他们确实在一起,但他不再心痛,因为,不在乎的东西就不再珍惜了。

  我回他:我也是,我也不再珍惜他了,只是今天是情人节,我挺伤感的。

  赵长风隔了三分钟,回了信息,电影《流浪地球》挺好看,听说是中国人要拯救世界末日的,我们要不要去看一场。

  我连忙回了三个字:好好好!

  走出门,外面刚刚刮完风,地面上的草皮纸屑全部吹走了,显得干干净净的。赵长风在路灯下按着喇叭,催我上车。

  —END—

  前期精彩不可不看:

  青儿的胸罩

  床头上的红色蕾丝内裤

  生不出娃娃的美嫂子

  14岁少女,被骗到鸭棚生了两个孩子

  悲情:新姑爷醉死在回门宴后

  采访|两个乱了人伦的兽父

  嫁不出去的大姑姐,蜷睡在我老公怀里

  那晚,小鲜肉留在了中年肥婆的卧室……